The 5th week: Emma

《中国书店》旧书区,
翻到一本朴素的书,
讲述如何切水果。

形态各异的尤物,
在果雕师的手中,
变换出诱人的花样。

某日睡前,
Ray给我念《浮生六记》,
关于沈三白是怎么喝茶的。

沈復对他家的喝茶方式炫耀如下:
“夏月荷花初开时,
晚含而晓放,
芸用小纱囊撮条叶少许,
置花心,
明早取出,
烹天泉水泡之,
香韵尤绝。”

对于拥有这样情境的人来说,
生活已然脱离物质,
上升成了一种精神。

如同精致的本帮菜,
枫泾丁蹄、
滚石腰花,
繁复是食欲的唯一诱发点。

生活是门艺术,
有时可以闲散,
有时需要很用心。

13 thoughts on “The 5th week: Emma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