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老婆

前天送来《小姨多鹤》,昨天就看完,
尽管严歌苓的书,字永远是把书页填的满满。
拿到他面前,和《我爱问连岳Ⅱ》比较,
发现每页多印了一半的字,让人担忧出版社怎么赚钱。
两个人物皆个性突出鲜明,看似丝毫无法融合,
却最终混搅在一起,几十年的日子竟然这样过下来。
一个每天帮助脱翻毛皮鞋,摆好木屐,
洗白袜子,浆衬衫,跪在地上擦地板,生孩子,
只肯露出后颈和头顶给男人看,住了10年,
厨房玻璃别人家都是粘腻只有他家是透明的。
另一个负责炒一两盘硬菜,在邻里面前炫耀孩子,
困难时期内外勾兑,菜场顺点肉蛋米面,
开缝纫作坊招待老乡,为丈夫的偷情瞒天过海,
绞尽脑汁给全家人带来快乐。
笑中带泪“凑合”就过下来的生活,
精致的日式情人和豪爽的东北老婆拼盘,让同一个男人享受。
红豆团子,炒草籽泡茶,16岁前的竹内多鹤的生活方式,
深深影响了中国的一家。
豆馅山羊,豆馅刺猬,从东北带到南方的情趣面食,
亦无法不在心里长了根。
20年前,大概北京有老人也能做吧,
可是现在,除了东北,什么地方能吃到呢?
再次感叹,娶个日本老婆,
确实和找个中国厨子,法国管家一样,是人生幸事。

3 thoughts on “日本老婆

  1. Pingback: miles » Blog Archive » geoWHY 月报 2008 8月号, 总第8期

  2. Valencia

    TeodoroSt Rumanien MuhammadM
    RusselPig Ukraina ElidaFlan
    HectorMad Los Angeles Galaxy HesterOne
    HermanKen Kroatien FloridaFi
    DinaDyson Roma JoannDray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