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生活022:拐角没有咖啡馆的香港(附迟发的香港映像)

忘了在哪本书里看到一句话说,香港,拐角永远没有咖啡馆。
其实香港的咖啡馆尽管临街门面有限,很多开在楼里,但是数量绝对是不少的。
可是,但凡平价些的咖啡馆,门口往往排了很多人,尤其是周末和假日,
大多数人走进咖啡馆,是为了坐下休息,而不是休闲。文字上的细微差别,心态却迥异。
和永远空荡荡的,北京金树街的三层雕光,还有鼓楼要拆的咖啡馆南边相比,
挤满人的咖啡馆让你有种喝完赶紧滚蛋的压力,尤其当你看见入口处等位的长队时。 

这就印证了《读书好》月刊里陈冠中的话,“2000年之后,当我真的决定要写作,
就是要增加写作量的时候,我搬到北京去了,因为我不敢住在香港。
在北京,人家问你,你在做什么?我说我在家待着,有空就写点东西。
人家都很羡慕我。北京有这样的一个环境。如果我在香港,说我在家待着,
别人就会问,你有毛病吗?每个城市都不一样,香港是肯定不行的,在北京就没有问题。” 

对于观光客来说,香港是天堂。对于当地人来说,蓝天白云再美,也只是个讨生活的地方。
卖水产的一早就忙着宰鱼去鳞,倒干货的一睁眼就是晒贝晾菇,开饭馆的永远是汗气腾腾站在蒸锅后面,
做超市的就是把卡车上的货一趟趟往里运,再把卖空的箱一摞摞向外搬。
小学生每天耷拉着没睡醒的大脑袋,背着沉重的书包,被菲佣提着领口赶去上学,
十字路口红灯刚变绿,上班族们就伴着有力的鼓槌声匆匆迈步狂追车辆。 

所以当傍晚降临时,当夜色中的游客开始被七彩的霓虹搅得浮躁时,很多白日里打拼的人,
却只想回温暖的港湾,哪怕外面的灯火再绚烂,也觉得似乎离自己很遥远。
褪去一切光鲜的外表,这城市只剩下一张沙发,一个靠垫,一盏灯,一个你,在这样的情况下,
兴许一碗泡面比一杯鸡尾酒还要来的真实。这情景其实在任何一个城市都差不多,无论北京上海还是纽约东京。
而香港比所能想到的任何一个城市都更拥挤,更匆忙,就连MTR里的电梯都比其他城市滚的快一些。 

路上没有停留和喘息的机会,只要站停,就一定会被匆忙来去的人冲撞,因为街道实在太狭窄。
街头想伸展一下手臂,就会阻挡一群人的道路,走路偏离一点,就踩到别人的脚。
电影院都是s号的,餐馆往往都被挤上二楼,洗手间的公共区,常常要一人出来一人才能进去。
香港很小,一座楼也能叫小区,楼又太密,仰望,只能看见头顶的一片天。
香港很窄,公交车都因此做的瘦瘦高高,只有在羽毛球馆和足球场上,才可以感受到周围空间的3D效果。 

香港很热,雨季潮湿又烦闷,香港很吵,轰鸣的汽车发动机声,轮船的汽笛声不绝于耳。
香港的一切都是“人造”的,包括填海的地面。香港人工作5天半,好似从80年代穿越而来。
香港的一天从早10点开始,可有时候10点半了,等的焦急的店还紧闭着大门。
香港人都是夜行动物,管她是小比鼻还是成年人,每天晚上12点半,楼道里的脚步声开始此起彼伏。
香港人很实际,工作难以想象的勤力,只有周末的晚上,才能听见某大妈大着舌头用英文唱K。 

香港人的压力很大,所以一旦玩起来也会特别疯狂。
香港人假日喜欢离岛行山,香港人宣泄压力的方法是骑马赌马。
就像在舒国治写斯德哥尔摩时提到的那样,“人与其环境的相应关系是否呈现两极化:
不是大量在室内,便是大量的在野外。当在室内时,尽其能地看书、工作、织毛衣。
当在室外时,尽其能地滑雪、海上航舟、小岛上徜徉、森林中打猎。” 

他还说到,“这对于极其市井化的老台北或老北京那种,日夕会进出坊巷胡同多次,
而一辈子可以完全没有野外活动是何其的不同。”当然,北京现在也没那么悠闲了,但仍然比香港好些,
至少出门就能在小区里院子里街心公园里散步。香港人一定是因为家里呆着太憋屈了才要到郊野,
然而,矛盾的是,在香港感受到自然,却似乎又特别简单,中午在露天餐桌上用餐,
前海后山,凉风习习,花朵飘舞,一边是鹰击长空,一边是鱼翔浅底,万类霜天竞自由。 

更令人矛盾而惊奇的是,繁忙的香港很少堵车,很少看到人吵架。
我很纳闷,香港人的愤,都泄至何处?有些人说香港人最虚伪,表面上彬彬有礼掩盖着内心的狡猾,
但是我想,大多数文明人,还是宁愿选择虚伪的假装,也不愿要撕破脸的真实。
矛盾的香港,吸引了不少人。汤唯刚刚换了香港身份证,尽管她坦言更喜欢北京的生活,
王菲背叛了北京,尽管她永远都说自己是一个北京人。 

粤语课上一个大哥,用粤语说香港真该好好感谢内地,义愤填膺的说着说着四川话就出来了。
香港人喝着内地的水吃着内地的菜,却觉着被内地拖了后腿,天天想自主。
其实香港人很矛盾,没有人告诉自己,该如何接受这莫名其妙的身份。
同样,内地也很矛盾,要力撑着香港的经济繁荣,为了一个成功一国两制范例的面子。 

有时候觉得香港人蛮可怜的,生活压力大,生活空间又这么小。有时却又羡慕香港人,
吃着至少稍微有点保障的食品,办一切事情都有法可依有据可循。
当然,还不包括随意的谷歌,和非死不可。昨天在叮叮车的二层,看着湾仔繁华的夜色,和老公聊天,
我说你知道吗香港的很多小朋友,半岁就要开始上托儿所,美其名曰为了有“同龄人的社交”。
被他撇嘴说压力这么大又何苦。然后想想就觉得自己的童年还是蛮幸福的,
——至少不用从半岁起就开始挣扎着生存。
 
图一:白天的山顶,震撼的是楼的密度。

图二:金钟的夜色和晚归的人。

图三:中环,香港会让有钱人觉得红尘真是美好。

图四:习惯了在咖啡馆排队等待。

图五:排队的脚是否有些心焦。

图六:小念一个北京的鼓楼南边咖啡馆。
相关日志
·香港生活022:拐角没有咖啡馆的香港 ·香港生活010:香港人的唔该和SORRY文化
·香港生活021:香港的校服诱惑 ·香港生活009:香港大学嘅食堂报告
·香港生活020:深圳,我会在7-eleven等你 ·香港生活008:香港美食购物初初体验
·香港生活019:香港海洋公园一条龙 ·香港生活007:香港居民身份证
·香港生活018:薄扶林道春日事件 ·香港生活006:香港搬家记
·香港生活017:复活节清明节昆大丽纪行 ·香港生活005:香港租房记
·香港生活016:又爱又恨的香港话之二 ·香港生活004:港岛太平洋酒店
·香港生活015:又爱又恨的香港话之一 ·香港生活003:香港人的除夕倒数派对
·香港生活014:从头开始学英语 ·香港生活002:赤鱲角机场活力巴士
·香港生活013:北京重庆香港过年 ·香港生活001:港龙航空的哈根达斯
·香港生活012:《军团的女儿》及其他 ·香港生活000:香港代购须知(2010.4更新)
·香港生活011:记那些忧郁的足球场 ·香港生活000:北京我爱你再见
  >>更多内容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