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域贴 [图片:秋日系列之一]

2009/10/18

  某人去踢球了。我想,这么一个窗外狂风呼呼的秋日周末下午,一个人在双层玻璃里安静温暖的客厅,该做点啥呢?是该翻翻长草的空间自留地,还是去邮局取包裹,是看看刚买回来的一堆书,还是擦一下厨房地面,是去还信用卡,还是交暖气费,总之,唯一不能做的就是提前看下面两集《绝望的主妇》,因为那是必须等他回来一起分享的。我就这样想啊想,看了看昨天下午喂小猫的照片,喝了一杯茶,一杯燕麦黄桃酸奶,吃了两片猪肉脆片,发现时间已经过去大半,幸好某人今天被发配到的地方是东五环,再不决定,就该开始做晚饭了。当然,结局是,我打开了Microsoft Office,Word,然后就突然想起前几天看的「我猜」,吴宗宪抽风地问设计师用什么软体,Illustrator也能让大家笑成那样……

  假期结束,候车室挤满了奔向广州、北京和上海的乘客,每个人的表情都疲惫且无奈,却又带着一丝期待。一对家长带着个很畸形的小孩子,大概是准备去上海看病的,心里一阵哆嗦,对Ray说,如果我生了这样的小孩,一定会把他扔掉的,Ray说,而我会把他养大。那时耳机里是一段下错了的歌曲,前面插了很长时间的听众来信。那个人说,我不喜欢南方,因为那里的夏天太长,我爱北方分明的四季,爱冬天的冷,春天的风。我想,可能,所以我和他,一个是干燥的北方,一个是潮湿的南方,事情总是矛盾的进行。

  过去的很多很多年,都很不理解,为什么会有人愿意选择生活在南方,冬天阴冷潮湿,又没有暖气,夏天就像闷热的火炉,春天太不明显,秋天又来得太晚。直到这个十月,走在南方小城的街头,才第一次被强烈的震撼,那漫街的桂花树,飘散出勾魂的迷香,都快要让人醉倒。我缠着挑着小担卖桂花的妇人,听她讲桂花的吃法,很久都不愿走开。北方的秋天总是来得轰轰烈烈,一个清早醒来,温度骤然下降,抬头永远是万里晴空,对比度极强的蓝和白,树叶的颜色饱和到极值,无论是红还是黄都那么刺眼,随着秋风洒落在地面,北方的秋天不等你思考,铺天盖地地压过来。而南方的秋天,竟是这样淡淡的,一如那里的人们,温婉含蓄,它由内而外的渗入心脾,是那样不经意的,却让你烦闷,懊恼,怅然若失。

  走马观花的经过,看到的只是浮华的表面,而接近真实的地方,需要耐心的等待和细心的发现。了解一座城市就如同接近一个人的内心,更有一些东西,是作为一个局外人永远被排斥在外,不能理解和接近的,那些东西就是只有你知道的东西,那个地方就是你的城市,无论多美或多丑。

图一:拿出柜子里放了很久的b+ab外套,秋天真的来了。地点:玉渊潭

图二:国贸,球场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