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生活036:毛主席挥手我前进(香港艺术中心电影院)

  关键词:香港艺术中心 agnès b. CINEMA! 天井里的孩子 再见北京 Farewell, Beijing 华语纪录片节   也许是因为最近老公总给放诸如《奶奶强盗团》的和谐影片看,光顾乐了,导致影评都没啥可写的,直到前两天去香港艺术中心参加今年的华语纪录片节看到了《再见北京》。   说到香港艺术中心的agnès b.电影院 (agnès b. CINEMA!),不得不提到Agnès B这个奢侈品品牌。尽管香港大牌云集,走在街头却发现,被提在港女手里最多的包包品牌不是LV,不是Gucci,而是Agnès B。那天Ray回家比划着说发现Dr. S戴了块表你猜是什么牌子的,也是Agnès B,厄……   难道因为Agnès B的品牌创办人Agnès Troublé女士非常喜欢香港,所以香港人民也热衷用掏腰包的方式爱戴她么。普通包包的价格介于LV和Coach之间吧,比起爱马仕还是有点小差距的,所以即使平民咬咬牙也能败一下。当然,Agnès B不仅是个时装品牌,还有化妆品(港无,日有)和咖啡店巧克力店,去过海港城的JMS一定见过。   香港艺术中心电影院08年底由agnès b赞助挂名,所以电影院的墙壁上歪歪斜斜写着一行字。觉得文艺和奢侈品的超链接有点过于前卫了,但既然别人的文化氛围如此,就勉强接受吧。再说人家的设计师号称,一向都喜欢以音乐和电影作为Agnès B品牌设计的灵感来源。   第一部纪录片《天井里的孩子》(《The Children in the Depths》)播放结束,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影片平淡,重点不突出。也许因为看过周浩导演的《高三》,纪录片的口味变得很重。   第二部《再见北京》(《Farewell, Beijing》)一开始也有些杂乱,从几个在陕西的北京知青的经历谈起,讲述了他们在毛主席的号召下,去延安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几十年后青春不再,却再也无法回到家乡。接着开始重点讲述龚凤海这个小人物的经历,他梦想在退休之后返回北京居住,镜头跟随他乘火车到北京,当北京西站的建筑出现在车窗外时,他脸上的表情激动又不安。出租车带他回到朝阳区那片破旧即将拆迁的平房,亲人还在,热情已不再。他路遇曾经的同学,走进曾经的学校,一切物是人非,已经不再是他熟悉的样子。他渴望把户口调回北京,并申请廉租房,妹妹却因为不希望他分享拆迁款,而拒绝他落户。只有900多元的工资,在北京没有住处,生活下去是不可能的,他明白,所以只好返回延安。   临走前他参观了天安门,毛主席在台上挥舞右手,人民呼喊毛主席万岁的热切表情仍历历在目。火车徐徐开动,镜头又切换回几十年前上山下乡火车站亲人相送的场景,知识青年的脸上洋溢着喜悦,因为,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将来面对的是什么,那些臆想中的好风光,那些小麦,枣林,葬送了一代人的青春。黄土高原再美,也比不过家乡的颐和园,而仅仅是一个回家的愿望,却无比艰难。延安,他一边做倒立锻炼一边说,“我就希望,退休以后能有机会回去,静静的想一想,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,刚到延安是什么心情,过了半年又是什么心情……”镜头,永远停滞在了他倒立的一瞬间。   不确定香港人能看懂这部片子,更不用提一些外国人,我看到英文字幕的翻译,很多都不甚贴切,如果他们通过影片,能看到表象已实属不易,只是那种切肤之痛,那些言语,那些声调传递的内容,只有在北京生活过才会懂,只有真正经历过那个疯狂的时代,那个不可理喻的时代,才会懂。当然我也不能全懂,因为没有经历过那样的日子,就像影片里龚凤海的朋友所说,时代是前进的,现在的你们是幸福的,至少可以有自由的意志,这就是一种进步。记得以前有部电视剧《孽债》也讲述知青的故事,很多同学都说家长感同身受。的确,时代不同了,我们的思想也同那个年代的人有了无法填补的代沟,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些年轻人,他们的血液和我们一样热过,他们的青春也和我们一样,曾拥有过至高无上的理想。   影片中有个细节让我印象深刻,龚凤海无奈准备返回延安,坐在去火车站的出租车上,他指着窗外说,以前这边是龙潭湖,这边就是潘家园,现在龙潭湖的湖呢?   衣家北京,崇文宣武都不在了,丫还找龙潭湖的湖呢。   更多香港生活,请见 Fancies一筐烂桃

香港生活035:中山纪念公园抢先播(多图)

初到香港时西区公园已关闭,重建以为要好久。一日晚饭后散步,发现被围起的板子被拆开, 突然一个好大的公园露出来。想到7月1日香港回归日,新中山纪念公园一定是为赶在回归日前开放。 近年来香港很重视孙中山的足迹,除去各种旧址、纪念馆和博物馆,还开辟了专供徒步的史迹径。 孙中山在香港接受中学和大学教育,大部分活动在中心区,因此西区的中山纪念公园, 以后一定是很重要的景点。趁着人不多拍了不少照片,天气好,大部分照片都很漂亮。 [以下照片点击查看大图] 记得以前婆婆去香港回来跟我说,维多利亚那么点个地方也能叫公园啊,把我乐坏了。 站在天桥上拍一张公园远景,这个公园动用了西环三角码头旧址,尽管看起来不是很大, 但在香港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,占地5公顷,已经算相当可观。 能看到西侧的新西区公园体育馆还在建设中,以前的体育馆曾经在09年东亚运动会作为篮球和武术场馆。 东侧的蓝色建筑是西遂通风大楼,海岸两侧各有一个,孙中山先生当年因为政治问题无法登岸, 便在船上约见香港的革命支持者,船只就停泊在这个位置。 公园里有儿童游乐场和长者健身站,也有“四大寇”庭院[1],而园内“天下为公”的匾额, 是中山先生曾赠予黎民伟(香港电影之父)的墨宝,也是他最喜欢用的题词。 进门处的回廊很精致,建筑师设计这个回廊,主要是考虑到中山先生在香港,曾入读的拔萃书室, 中央书院及港大的柱廊式建筑。香港的特色就是没有气宇宣扬的大门和排场,无论大学,还是公园, 都是需要仔细看才能注意到的标识,这就为难了一些游客,有时想拍个“到此一游照”都要找半天地方。 花园中的巨大草坪,足球场大小,草坪外的环形路上刻录着中山先生的足迹,很适合慢跑和散步。 草坪中间竖着高4.5米的孙中山先生纪念铜像,前几天由其孙女孙穗芳揭幕。   海滨长廊和喷水池,面海的长凳,棕树,连续几周雨水过后,天很蓝很通透。 十字架灯柱寓意中山先生的宗教信仰。每天傍晚,是这里人气最旺的时候,最爱逛公园的就是印度小朋友, 女孩子穿着漂亮的沙丽追跑,男孩子大大的眼睛在喷泉边泼水打闹。香港我最喜欢的也是印度的小babe, 身形全部超小号,脸上只剩眼睛,但Ray总说别人身上有咖喱味。 寓意“五权宪章”[2]的五权钟楼,竖在篮球场旁边,公园刚开,已经有很多人迫不及待拿着篮球进来打。 崭新的公园设施,饮水处,自动售货机,洗手间,更衣室,育婴室一应俱全。 又一个令人愉悦的海滨球场,与其他球场的唯一不同就是:离家好近。 而且香港的足球场较内地便宜许多,一场比赛只要200多蚊, 同等条件的足球场,北京要1800元,深圳也差不多,还是RMB。 继续无敌的海景廊,晚上可以坐在这里,听听海浪拍打岸壁的声音。 从小学起,身边的一切都在拆了建建了拆,在北京经历的建设工程也不少了。 在香港生活了一段时间,恰好目睹中山纪念公园建设过程,发现有很大不同。 首先一点是感觉香港的建设参与性很强,从民意上来讲,香港允许表达,无论是通过何种方式。 表达也许并不能影响最终结果,但至少可以让决策者听到不同的声音, 因为有时候决策者并无法意识到真正的困难和存在的问题的。譬如现在住的地方旁边有条上山的街, 响应附近的居民要求,正在修登山电梯,施工处用栏杆围起,上面挂一个塑封牌子, 项目名称,开工日期和预计结束日期一目了然,让人感觉很心安。 其次,从中山纪念公园看香港的建设,民政事务局向财务委员会的建议书中, 有一些内容让我印象深刻。因为他们除去项目的具体设施建设,还对项目的环境影响分析得很详细。 因为曾经做过环境评价,所以对国内情况多少了解一点,环境影响评价只不过是走过场,很少认真对待。 想不到的是,香港这么小的一个公园建设,不仅分析了建筑废物的数量及处理方法,对文物影响等大的方面, 还提到了建设将移走树木的具体棵数,以及是否珍贵树种,补种植计划, 最不可思议的是,就连补种植树木的高度,树冠大小都有详尽的标准。 最后便是关于各类工人职位和工资的标准,提供了多少个人专业人员就业机会, 提供了多少技术人员的就业机会,薪资更是具体到不能再具体。联想到前几天刚看的打工笔记《我叫王老歪》, 只能说,比起需要讨工资,与老板斗智斗勇的内地工人,香港工人实在是幸福太多。   [1]孙中山、陈少白、尢列、杨鹤龄四人当年以“四大寇”自称,经常在香港中环歌赋街的杨耀记商店会面,讨论时政。 [2]五权宪法是指立法权,行政权,司法权,考试权,监督权,各自独立运作,互相监督。 相关日志: ·26号 大久保 14号 甜9号 ·26号 […]

香港生活034:香港睇世界杯究竟有多难

对了,他让我推荐他的微博 t.sina.com.cn/rayandfancies,说是专业世界杯预测,可是到现在为止预测正确0次。  顺便推荐一下我的微博 t.sina.com.cn/fancies,玩新浪微博的同学们一起来,有好多小猫的照片。 昨晚又逢英格兰比赛,Ray和朋友约好去打边炉睇波(吃火锅看球),晚上9点多就出门左。 没想到比赛都快开始了,突然接到电话说没找到地方,让提前把家里电视打开。 我不是球迷,连女伪都算不上,本想着好不容易能清净一个晚上的,结果又泡汤。 但看他10点多可怜兮兮提个双层盒饭跑回来,此时德国已经进了一个球,又心软了。 在香港看球不是件容易事。香港的免费电视台主要有无线(TVB)和亚视(ATV)两家, 收费电视有有线、now TV等,我们因为签了PCCW的网络合约,所以使用now TV。 当有天他发现now TV里连入球画面都只是animation的时候,就知道大事不好, 因为这里的电视台再也不可能像在社会主义社会一样,随意使用各种进球画面了。 这次世界杯香港有线电视(CABLE)获得了独家直播权,除了揭幕赛,两场半决赛,决赛, 港民可以经由两家无线台收看,欲看其他赛事,只能通过有线电视,其他方式都是违法的。 港民发现使用卫星天线可以收到CCTV,大喜,正准备通过这种方式收看CCTV5, 没想到政府突然通知,为了防止看世界杯,所有安装卫星天线的建筑要屏蔽一个月, 别提CCTV5了,就连其他的CCTV也看不成,而我们这种建筑上木有鱼骨的, 自打来香港之后,除了CCTV9,压根儿没见过CCTV1至8的台标长啥样。 港人愤忿:政治不正确也不能不顾手足情啊,为什么让我们忍受国内的法制,却不给我们CCTV睇? 安装有线电视是个选择,每个月大约320,约期也很长,为了世界杯的一个月,是否值得。 港人又说,你申请一份cable死约,死后还可以传给下一代,消不了约就一直传下去…… 违约的费用和信用成本都很难承担,想想还真是噩梦一般。 所以,家在广州深圳的,都回去了,只为了那平时被我们唾弃的CCTV,此时才念起它的好。 当然,更好的方式是选择去南非看球,某人球队里就有卷起铺盖走人的。 但那毕竟是个冲动的惩罚不是,又旷工又烧钱,也不是人人都狠得下心的。 于是,去酒吧或餐厅等场所看球,变成了一种可以触摸到的幸福。 但是酒吧也不傻,第一次英格兰比赛买杯啤酒就能坐到底,第二次比赛贴了至少三杯酒的告示, 到了昨天晚上那场比赛,干脆门口站个人,一手交钱一手发票, 200块钱进门费,给一张啤酒券,你还别嫌贵,就这样也不好找位哩。 香港可以睇波的酒吧,门口都挂着一个“足球直播”的牌子,不知道播放资格是否也要付费。 人被逼急了的时候总是能迸发出灵感,没有电视咱不是还有网络么。可打开网络一看, 什么新浪直播,QQ直播,什么土豆网,统统给你显示一条信息:您所在的国家或地区无法播放。 平日随便看《欲乱绝情妻》和《24小时》的PPS,也突然的指向了不可理喻的被屏蔽页面。 世界杯开始几天真急人,每天找到净是些阿拉伯语,德语,法语,或同样听不懂的英语直播, 后来终于听到了广东话直播,虽然是好多了,但仍然有不少障碍,一点都不贴心。 另外网速也是抽风的状态,按港人的话说就是“玩断线版”,滋味真不好受。 第一次找到CCTV5的直播时,老公已经睡着了,平时他把酒仙桥长大的段暄骂的狗屎不如的, 这回一听见那找抽的声音(小组赛时还是段暄主持的),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跑到客厅端坐。 后来慢慢的找到一些观看方式,虽然还是偶尔不够顺畅,但是总算效果越来越好了。 有了世界杯,自然乐趣也就来了,MTR里的移动电视天天播着“睇波不赌波,健康齐助波”, 但是睇波怎么可能不赌波呢,所以也每天报道着抓了多少多少赌波的人,缴了多少多少钱。 各种和世界杯有关的广告轮番轰炸,譬如用了什么什么能量饮品睇夜波,返工好精神之类。 还有pizza啊,麦当劳肯德基之类的快餐店,就连MUJI都有个专用的世界杯备战食品区。 从深圳拖了一箱零食回来,在深圳超市里买吃的,就跟不要钱一样。更重要的是, 味素香料防腐剂过度的零食,在香港有钱都买唔到。但是,不管怎样就是觉着, 那些掺着色素的板筋,混了味素的豆腐干,洒满防腐剂的花生米、盐津铺子半话李, 油炸薯片,蒜香青豆,恰恰正林,光明酸奶,吃起来比牛羚蛋糕韩式奶茶有感觉的多…… 世界杯承载了好多好多记忆啊,每次一晃就是四年,四年一个人可以改变很多。 02年我和老公还不认识,06年已经结婚,10年又跑香港来了。 闭上眼回忆98年的世界杯,好像还是高一时臭美的小P孩呢。 在八中门口,一个比我还小两届的初中女孩,神神秘秘的给我看她小钱夹里欧文的照片。 当时我家订的北京青年报每天体育版都介绍一个球星,我每天都把那张报纸带过来, […]